一道民族伤痕,起始于“天朝上国”大梦的灰飞烟灭间,深埋在民族阵痛、觉醒与抗争的踉跄步履中,并在民族复兴的征程中绵延久远……历史,不能忘记,也无法忘记!历史,需要品读,需要不断地站在现实的点上进行品读。2004年是中日甲午海战爆发110周年。110年前的那场海战以当时盛极一时的北洋海军的全军覆没而告终,以丧权辱国的《中日马关条约》的签订而收场。甲午海战是中国近代化失败的转折点。110年前,中日甲午海战的大背景是两个国家同时开始的近代化改革,但是走的路子却全然不同,其结果在这场海战中也分晓立现。历史的云烟飘散,留给今天的是无尽的反思。110年祭,我们触摸伤痕要寻找怎样的">

博客网 >

 
 

 

一段海战风云,爆发于一百一十年前,却穿透历史,横亘绵绵三个世纪。

一道民族伤痕,起始于“天朝上国”大梦的灰飞烟灭间,深埋在民族阵痛、觉醒与抗争的踉跄步履中,并在民族复兴的征程中绵延久远……

历史,不能忘记,也无法忘记!

历史,需要品读,需要不断地站在现实的点上进行品读。

2004年是中日甲午海战爆发110周年。110年前的那场海战以当时盛极一时的北洋海军的全军覆没而告终,以丧权辱国的《中日马关条约》的签订而收场。

甲午海战是中国近代化失败的转折点。110年前,中日甲午海战的大背景是两个国家同时开始的近代化改革,但是走的路子却全然不同,其结果在这场海战中也分晓立现。

历史的云烟飘散,留给今天的是无尽的反思。110年祭,我们触摸伤痕要寻找怎样的启示?

 

纪念中日甲午海战110周年,《开坛》倾力奉献:

 

跨越百年的伤痕(下集)

 

 

李蕾: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开坛》纪念甲午海战110周年特别节目――《跨越百年伤痕》。110年以前,中日甲午海战爆发,中国战败,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签订。在上集节目中我们认真地回顾剖析了那段历史,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那是一道刻骨铭心的伤痕。110年后的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回忆这种伤痛?为什么要自揭伤疤?我们要发现什么?我们要反思什么?我们要借鉴什么?这就是这期节目我们要求证解答的。首先来认识一下今天开坛的嘉宾:

 苏小东,海军航空工程学院人文社科系教授,海军史专家。主要从事海军史及中国近代史研究,著有《中国近代海军史》、《世界海军史》、《甲午中日海战》等。

孔庆东,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人文学者。主要从事现当代小说戏剧研究和通俗文学研究,兼及思想文化批评。以其思想新锐、文风幽默被江湖人称作“北大醉侠”。著有《孔庆东文集》。

张帆,作家,长期从事中国海军史和海洋文化学研究。主要著作有《天朝之门》、《龙旗》、《逆海》等历史文学作品,和《海洋文明》、《涛声神曲--海洋神话研究》、《桅影风骚--海洋文学艺术研究》等海洋文化专著。

 

(一)

 

李蕾:回想甲午海战爆发的那个历史背景,其实和当时其他人比起来,李鸿章已经算是比较有眼光的了。这个北洋海军,就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嘛。但是我们也看到资料说,在1888年以后吧,李鸿章是把大量的银子都用在了修建要塞的工程上面去了。有一些学者有这么一种看法,就认为李鸿章这个做法非常愚蠢。我也看到网上有人留言就说,这相当于不停地在给自己修万里长城。比如拿这个修要塞的银子,只要划出1/3用来买军舰的话,能买几十艘的“定远”和“镇远”,这样我们的“甲午战争”就不会输得这么惨。这种说法有道理吗?

苏小东:这个说法有失偏颇,为什么呢?因为近代化的海军和过去的那个旧式水师不一样,这个修基地,实际上在当时来讲,它是北洋海军真正成为一个舰队的一个重要的标志。大家可以想一下,一支近代化的舰队,他必然要有一个基地呀,他靠这个基地来保障他的指挥、通讯、维修、保养、供给各个方面,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是缺一不可的。没有这个基地,你这个舰队是无法存在的。所以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是外行,他不太懂这个,舰队也不能在海上活呀?

张帆:过去有过一种说法,旅顺港没建之前,中国叫什么?叫“有鸟无笼”,“鸟”是指的定远舰。比如你要定期进行维修的时候,补给的措施都没有,做为我个人认为,稳固的要塞配合强大的舰队进行近海防御,这不是一个错误,他和建军思想是两回事。

孔庆东:关键是这个意见我想他想合理的批判的那个意图呢,是说这个李鸿章的这个海军思想,是以消极防卫为主。

苏小东:他是想说呢,有了基地以后,你这个舰队怎么用?这个确实是一个重要问题。它反映出来一个战略思想的问题。

李蕾:那李鸿章当时在这个事情上面,是不是存在失误呢?

苏小东:这个是有严重的失误,李鸿章的海防战略思想我给他归结为是一个海口防御思想。为什么这样说呢?这个应该说,中国是在被侵略的状态之下建起了近代化的军队,我们建海军的时候,国家防务的重点已经由内陆转向沿海地区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呢,我们中国人对这一点,心理上没有准备,或者说呢是认识很不充分。你比如说我们从这个历史的发展沿革来看,当年的魏源根据鸦片战争总结教训,他就在他的《海国图志》里边提出一个观点,讲什么呢?说“守外洋不如守海口,守海口不如守内河”。这里边反映了一个什么样问题呢?就是说当时中国人包括李鸿章他们对这个海军、海防的特点,应该说是认识很不够的,就从整个战略防御态势之下,我们应该就怎么样运用海军呢?是这种内线和外线相结合的作战方法,还是你把你的完全一种近代化舰队就放在海口,依附我们的海岸炮台,就守我们这门口,这种防御作战方式呢?这里边就反映出一个问题,实际上对今天也还有启示的,是什么呢?我们是总体上战略防御的,但防御它有积极、消极之分,所谓积极防御就是进攻型防御,消极防御就是专守防御。那么很显然呢,李鸿章是一种消极防御,这种消极防御在整个甲午海战当中反映得非常充分。有一句话说“渤海门户有深固不摇之势”――这就是在1891年,李鸿章检阅北洋海军以后,一看我这支舰队摆在海面上,威武壮观,他当时也很自信,认为我这个渤海门户已经深固不摇了,我的使命就是这个,这就反映出他的海防战略思想应该说是消极保守的。

孔庆东:当然这个也不好过分地责备这个李鸿章,因为当时举国上下也没有明显的、比李鸿章更高明的一种意见,他背后还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这个海洋观的问题、战争观的问题。比如同样的中国,当时这个大清朝后期,四面都是危机,但是他在解决陆地防务问题上就非常积极踊跃。西北可以说搞得非常好,人们常说这个西北是整个中国、是北京的一个大后院,无限纵深的后院,但是呢,当时没有认识到,海洋这个方面可能是更重要的,甚至比内陆更重要。当时整个民族的认识没有跟上去。

李蕾:那么是什么东西阻止了我们民族的认识在当时没能及时跟上形式?

孔庆东:可以说中国在上古的时候,在海战方面还是蛮先进的,无论是船的吨位也好,船的机动性能也好,都是比较先进的。我专门去过有关的博物馆,去看过这些材料。但是呢,正是由于长时间的海内无事,海外没有威胁,所以使这个中国人就觉得这个海就是一个天然的屏障,海外被看成是化外,甚至很多人不知道海外还有其他的生存的生命,即使有,也只是相当于禽兽一类的,蛮夷一类的。所以说后来他发现这个海外来了一些人,水平还很高,这只是少数的知识分子明白这一点了。整个民族的大多数人,还不认为这些洋鬼子真的比我们有更高的文明。甚至很多老百姓认为他们的膝盖是不能弯曲的。当时这个中国打败了之后,欧洲很多国家来和我们签订不平等条约,比如说除了英格兰来了,法兰西来了,德意志来了,还有什么什么荷兰、比利时都来了,所以当时呢,就有大臣跟皇帝这样说,说比如像比利时、西班牙这样的国家是不存在的,这都是英国自己编出来的,要钱要得不好意思了,就是想多要一份,所以又编出两个国家来。这说明我们这个地理观念都极为落后,不知道这个世界发展的情况。

苏小东:一个国家要想走向大海,要想向海外发展,它需要条件,还得有这样的一个客观的需要。如果你仔细对比一下这个中西方,就会发现海军的产生是截然不同的。西方为什么要产生海军呢?首先它是因为海上贸易,海上贸易必然会引起竞争,为了保护自己呢,首先在船上配备了军人、武器,后来专门制造出战船来了,他是要为了保护自己,所以它是一种商品经济的一个产物。可是我们中国情况就不一样了,中国是一种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所以呢,它不需要向海外发展的,一切问题我在自己那边就可以解决了。有一个最鲜明的对比,就是我们中国人总是常常引以为自豪的,说郑和七下西洋,无论从时间还是规模上,西方的这个地理大发现是没办法比的。可是为什么影响就不一样呢?

张帆:20世纪以前吧,欧洲很多国家都发展了海军。这个海军什么意思呢?这个海军呢,它不是盾,它是矛;它不是长城,它是创城锤;它不是自我封闭的锁,而是开启你们家银库的钥匙,它是有经济目的在里面的。而我们中国的情况可能和它完全不一样。

孔庆东:也就是说,海洋国家的海洋观和它的生存紧密相关的。刚才苏老师讲到这个郑和下西洋,郑和下西洋不是生存的需要而这个国家觉得自己过得太好了,要出去炫耀这个天朝的威风,所以这个郑和庞大的舰队,一直走到红海那边去了,见到一个国家上岸,就送给人家东西――是送给人家东西,你知道吗?说你看我们家很富有,我们家有有象牙、有瓷器、有老子、有孔子……送完了之后,还要说没事到我们家喝酒去,然后就回来了,这就是郑和下西洋的目的,说我们家特牛。而哥伦布、麦哲伦他们干什么去了?去杀害当地的人,去抢当地的东西,他们到南美去弄黄金。而我们要的是什么呢?就是要外边的这些国家踢山航海而来,来朝拜我们。他要的是这个。

很多的海洋国家它海军的崛起,有的时候经常是它生存到了一个转折点,我们这个国歌里唱“中华民族到了这个最危急的时候”,他们经常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候,比如说这个鸦片战争,当时是英国的经济状况非常恶劣,欧洲快要把它排斥出去了,它必须要在这个东印度公司打出一块天下来,也就是说鸦片战争对于英国来说是一个生死劫,它必须打赢。而清朝对这个事情根本就不知道。日本也是这样的,甲午海战它打赢不打赢,对日本关系是非常大的。它不打赢,以后它就没有强国的地位;它打赢了之后,它就可以利用掘到的这一桶金,彻底完成它的现代化。我们现在老以为是先进的打落后的,好像是因为我们很落后,我们不现代化,人家现代化了来打我们,其实情况并不是这样的,人家是在打我们的过程中,完成了它的现代化。是拿来你家的钱来装修他们家,在他没打我们之前,他们过的是很差的。所以说这个过程它是自觉的,和它的生存密切相关。而我们觉得呢,打不打赢我还过这个日子。鸦片战争失败了,英法联军烧了圆明园之后,丧权辱国的条约一签订,举国上下仍然抽鸦片的继续抽鸦片,腐败的接着腐败。这个危机意识要一再的刺激,一再的刺激,一直刺激到这个《马关条约》才明白:中华民族到了最后的关头如果没有这个刺激,还依然没有这点意识!

李蕾:是,需要一种刺激,才会有改变。但是我们也发现了一些论断,比如台湾有一位学者,他写了一本书书中肯定了甲午战争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社会等各方面给中国带来的影响,断言是甲午战争促进了中国的现代化。怎么看待这一观点?

苏小东:不能这么简单的说。这个近代和现代日本对我们的几次侵略,并不是促进了中国的现代化,而是打断了中国现代化的正常进程。甲午战争是第一次,后来的8年抗战那是更为严重的一次。如果没有这个日本的侵略,我们的现代化会可能走另外的道路。所以这个不能说,侵略反而带来了现代化。而且我们尤其需要注意的是,战争给我们的损失,给我们在现代化起步时的影响有多大。甲午战争整个的战争赔款是2.315亿两白银,这个赔款对我们来说,危害有多大呢?我们当时没有钱,我们得去借洋债,我们借了三亿两,连本带利最后得还六亿两,我们当时这个清政府的年度财政收入才八千万两。那么我们给人家借款最长多长时间呢?最长时间达45年!所以我想呢这个实际上对中国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很多的主权都丧失了,怎么可能还会对中国有好处呢?

孔庆东:中国的海关贸易体制、中国的经济体制由此全部被摧毁。由此中国才陷入这个殖民地半殖民这个深渊的。就拿这个花钱来说吧,我们想到清朝以前的社会,象咱们来这作《开坛》节目,谁身上不带点银子? 这银子怎么来的?这个西方的海洋国家到了非洲、拉丁美洲,他们掠夺了金银,但是他们还得买中国的货物,所以他的白银流入中国,整个清朝,中国银子多的不得了。但是他让中国买他的东西,我们中国什么都不需要,我们不买他的东西,我们只卖给你东西。所以他这个贸易压力受不了,只有发动战争,通过发动战争把我们正常贸易得到的钱,全部给抢回去,然后用这个抢来的钱,继续造飞机、大炮、军舰,然后继续打你,一直到制造原子弹,这个西方国家的现代化,是这样一条道路完成的。我们原来谁愿意拿着好好的钱去打人呀?这是迫不得已的,我们想到的大海,那是一望无际的风景, 我们看海去!这个一系列的侵略战争就把我们逼迫到这个程度了,就是说你要想在海上看你的风景,必须有一支强大的海军保卫我们,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海军是多么重要。

(二)

李蕾:回顾一下我们的近代化和日本的近代化,其实是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开始的。那么最初的时候呢,我们应该说是起步都差不多,我们的国力还比它强盛,就是我们做超级大国那么多年,日本人对于我们会有一种仰视的心理。1886年8月,北洋海军的两艘巨型铁甲舰访问日本长崎,士兵们到达目的地后,就开始了一场狂欢,喝酒泡妞,并与日本人发生了严重冲突。熟悉日本的吉林大学教授李晓博士形容这些清兵,就像现在的美国兵一样。长崎的地方官员赶紧正告日本警察,不要招惹这群清兵。由此可见,当时的日本人对中国还有一种敬畏感,而这种敬畏感在甲午战争后荡然无存。在这之后,“支那人”彻底变成了一种污辱性称号。甲午战争的胜利,对日本的民族心理有怎样的影响?

张帆:只能说甲午战争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其实日本人开始不服气中国人,开始蔑视支那人,从清朝的开初,这个苗头就出来了。因为我们刚才讲的是中日之间的不同,中日还有相同的一面,就是我们都属于东亚文化圈,是儒教文化圈。日本的政治文化,有很多是从我们唐朝学去的。他原来也是很敬仰文化的大中国的,但是从什么时候不敬仰的呢?就是从我们男人开始留了辫子之后,好好的天朝上国,怎么男人都留起辫子来了呢?从那个时候她开始蔑视中国。当时中国有一些商船啊,因为遇到台风去避风,到了日本的一些港口,和日本的一些商人、文化界官员有一些交流,在彼此的交谈中,这个日本就开始向中国挑战,他说:“请问贵国皇上出生在哪里?”这个中国人不好意思糊弄,就说我们国家的陛下出生在江南。“不,我听说出生在辽宁!”那里面充满了挑战的,也就不服你了,然后开始讲日本的这一块,讲来讲去他表示,她才是真正的儒家文化。她说你们已经放弃了这个圣人的这套思想理论,从那个时候就开始蔑视中国了。但是这个蔑视是试探性的,那么到了甲午战争,她觉得她们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一大半了。 

那么在两国改型转制的过程中呢,由于她是一个小国,因为她处在一个儒教文明的边缘,她改型比较容易。就好像说我们一个大企业,要更新换代是非常难的,你把全部厂房都改了是非常困难;而一个小型企业很容易转型,相比之下,日本转型很容易,他也没有那么大的精神包袱。因为这个儒教文化,不是他们那里原创的,是我们这里原创的。而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有几千年的历史包袱,你让她完成改弦易辙,这是非常困难的。认为说我们错了, 这是非常难的。如果不达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是不容易做到这一点的。其实甲午战争,虽然具有这么大的巨创深痛,还没有达到山穷水尽,后面还有八国联军等着呢,没有八国联军,这个时候还很难说。这个甲午战争之后,戊戌变法马上不又失败了吗?后边还有一个八国联军,把这个国家打得彻底不行了,才知道必须得彻底改变了。

苏小东:日本和中国它确实它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比如说我们中国在明清时期,长期因为是禁海政策。而日本也有一个长达两、三百年的一个锁国,这个应该说有相近之处。

但是两国呢,在民族的特性上,在地理特点上,应该说有着很明显的区别,那么这就导致面临外部危机的时候,做出的反应是截然相反的。比如说咱们应该说受到西方殖民的扩张的这个影响,是更厉害――1840年的鸦片战争,对吧?而日本是什么时候呢?日本是在1857年,美国军舰开到日本去,日本被迫打开了国门。

打开国门以后呢,怎么来看待这个世界?怎么分析这世界大势?中日看来是走上了两条路:日本就完全是一种进攻型的,就是要对外扩张。干什么呢?首先第一点,就是改变自己这种被侵略、被压迫的地位,变成一个强国。最后经过甲午战争,签订《马关条约》以后,它确实是跻身于强国之列了,脱亚入欧;可是中国呢,就恰恰走的是相反的一条路,是想用这个西方的一些技术来维护我们旧有的东西,对整个世界的判断完全失误了。包括李鸿章这样一个聪明人,也判断失误了,对你的竞争对手或者潜在的敌国,也没有清醒的认识,或者是准确的判断。比如说甲午战争,中国人没有想到日本人会悍然发动侵略中国的战争,没有任何人想到这一点,完全是判断失误了。

这是两个国家是两种战略的一种碰撞,所以在这种一新一旧当中,就已经预定了中国必然会失败。

孔庆东: 甲午海战我们中国确实失败了,但是是不是因为我们失败了,我们就要完全学习日本民族呢?这个是今天要思考的问题。当然不能像传统的清朝的思想一样,还是这个“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但是是不是强盗把我们打败了,我们也做个强盗吧,做个更大的强盗,能不能这样考虑?这也是要画一个问号的。 

至于这个日本他对中国采取这个狼对羊的态度,这并不是说它原来不是狼,它始终就是个狼,就是有些民族她的生存特点决定了她必须是扩张型的。日本小孩子所受的一些教育的小故事是什么呢?就是一个英勇的孩子长大了,到外面去抢东西,带着几个泡饭团子,到一个金山银山上,去把这些金银财宝搬回自己家里来,说这样的孩子是英雄。他从小给孩子灌输的思想就是这样的思想;而我们讲这个孙悟空,他保唐僧去西天取经,是经过千难万险去拿一个真理。是形而上的东西,而不是去上人家家里去,拿人家物质的东西。这两个文明根本就是不同的。

他以前他之所以这个没有把中国吃掉,是因为中国太大,她太小。他不过是只狼,中国是只恐龙,虽然说是食草动物,但是一个庞然大物。她一直在不断地侵略,但她以前侵略不了,中国在唐朝的时候就大败日本。当时和新罗,唐罗联军在朝鲜半岛大败日本。那个时候不论是军队,还是火器都比它强。但是到了明朝,这个倭寇骚扰是越来越厉害。他并不是到了这个甲午海战这个前后他才想侵略中国,他一直有这个吞并全世界的野心,而吞并中国只不过是他吞并全世界的一个重要步骤。因为她自己资源有限,人口要增加,耕地不够,她必然把整个周围的国家、甚至整个亚洲都看成是她潜在的发展疆土的地区。

另外我觉得在一个食物链中,在一个生态体系中,我们永远不要去谴责和埋怨狼,因为狼是有它的生存的逻辑、它的生存的合理性的,狼活着就是要吃羊,你说它不对,这个话毫无力量。没有必要说狼怎么样,你现在要想的是自己怎么长出犄角来,并且这个犄角,不要都长在腚后头,这个犄角要长在头上,要长得锋利,这才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不要每天说狼不对,狼是对的,因为它是狼,它有什么不对的呢,所以根本不要去考虑它的吃羊的念头和能力。

 

(三)

 

观众:几位老师好,今天我们透过历史长河,来看待这次战争,给我最深刻的感受就是要居安思危。但是对于我们这一代吃着麦当劳、看着美国好莱坞大片长大的青年学生们来说,甚至包括那些在国外长大,虽然是黄皮肤但是血液和文化中浸染的西风美语的那些ABC们,我们怎么样能够从自己的父辈和在自己的身上,做到民族自豪感跟民族自觉心、自警心都并重?

孔庆东: 刚才这位同学说吃美国麦当劳这个事情,我觉得很有意思。那么美国文化到底能不能用麦当劳来代表?我觉得我们在接触外国文化的时候,经常是有误读的。比如我们想象中的美国,就是好莱坞大片加麦当劳等等。这些到底是真正的美国文化?还是美国文化的某个侧面?还是美国用这些文化来干什么?美国人是不是都吃麦当劳?美国人什么人吃麦当劳?什么人在什么时候吃麦当劳?我们看到美国都是最下层的人吃麦当劳,麦当劳是那些工作非常累,做节目做到中午一点多还没有结束的人,然后匆匆忙忙的去买了一个垃圾食品在吃。正经人、有闲暇人、收入好的人、有文化的人是不吃麦当劳的。而麦当劳到了我们中国,却变成了什么情况呢?很多人在麦当劳里面给孩子过生日,在我看来非常痛心,是在垃圾堆上给孩子过生日,还觉得这是孩子的荣耀,所以我们对文化是有误读的。

你刚才又说了一个居安思危的话,非常好。我们说美国为什么很强大,当然美国文明也有我们不认同的地方,但它很强大这是一个事实。为什么强大?我觉得美国人始终在居安思危,它是世界老大,经济强大、军事强大、科技强大,但它老说自己不安全,并且老给自己制造不安全,就是老在招唤它的人民,我们要有凝聚力,我们如果不居安思危,那恐怖主义就来了。没有恐怖主义,非要制造一个恐怖主义。你看美国这军队,没事就出去打仗。我们不说打仗是好事,但是起码就说他有一个意识,也就是说美国居安思危这一点,是我们古人常提的,而我们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却忘了。

这一点我觉得,还是要回到我们古人那里去吸取经验教训。我们汉朝、唐朝,为什么说是盛世?为什么是超级大国?汉朝、唐朝就是有居安思危的思想。汉朝那么强大,匈奴一旦向我们挑衅,我们凝聚了力量,追杀单于于两千里之外。必须有这样一种决断果敢的民魂、军魂,这个民族才真正的“安”;如果只是目前没有战事,以和平发展为口号,而不去思想可能发生的危机,这就是虚假的“安”。

张帆: 就是我们中国古代有一句话,叫“无敌国外患者亡”啊,就是这么个意思,并不是说我们要去打谁。同样的意思,我们现在人也有这样的表述,比如国歌的作者田汉先生他就说:“一个没有危机感的民族,是危险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我觉得这个话说得很好,那么怎么才能获得危机感?我觉得要从我们中华民族尤其是近代走过的这个历史进程中,寻找到一些思维的支点,比如我们今天以甲午战争来思考我们中华民族的命运,这就是我们一个思维支点,这个支点确立了你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就具有了历史的维度,许多问题你都可以想一下。如果我们把这些都忘记了,那么我们就失去了这个支点,我们民族因为甲午战争付出了那么沉重的代价,这个历史遗产尽管是血淋淋的,但是它也是我们的遗产。我们不能把这个历史遗产给放弃了,所以我觉得今天做这个节目特别有意义。

李蕾: 谢谢几位嘉宾,也非常感谢今天来到我们现场的观众朋友们和收看我们这期节目的观众朋友们。110年过去了,历史的云烟中依然清晰浓重地裹挟着那个甲午年、黄海海面上的血与火、哀与愁、痛与恨!以史为鉴,我们记住了“落后就要挨打”。以史为鉴,我们绝不能让悲剧重演。今天,我们正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大步向前,此时此刻我们在这里开坛呢,不是要刺激伤疤,我们是真的发现,历史中间的很多问题,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依然是有着非常强的借鉴意义。就像我们的嘉宾先生在现场所提出的一个观点,甲午海战是一个思维支点,我们也希望这个支点能够为我们这个民族逐步走向兴盛走向现代化提供更多的思考与认知。谢谢大家的收看,下期《开坛》再见!

 
博客网版权所有
<< / 节目回放:《关公何以为圣》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kaita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